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5部完

骑士的血脉 第五集  

第一章 母女重逢

  濛濛细雨不停下着,充沛的雨水带来一阵微微的寒意。

  寂静而又狭窄的小巷被打得湿漉漉的,地上到处都是大
大小小的水塘,已经老旧的屋檐滴滴答答往下落雨珠,一扇
扇紧闭的狭小窗户阻挡细雨的侵入。

  三把雨伞在雨地 撑开,雨珠掉落在伞上发出劈哩啪啦
的轻响。

  伞下是一男四女五个人,利奇一个人拿着一把伞,四个
女人蜷缩着挤在两把雨伞的下面。眼前这一切对于她们来说
是那样熟悉,却又显得有些陌生。

  劫后余生的她们急不可耐的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儿,但是
当她们快要跨进大门的时候,她们全都犹豫了一下,特别是
艾米丽的妈妈,已经走到门口的她居然接连倒退了几步,脸
变得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利奇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

  虽然接触的时间非常短,不过利奇对这四个女人已经有
些熟悉了,她们的性格和她们的女儿很像,或者换一种说
法,她们的女儿全都继承了她们的性格。

  艾米丽是一个独立而且要强的女孩,她的妈妈也差不
多,虽然这个女人刚见到他的时候显得异常淫蕩,而且连一
点羞耻心都没有,但是当他提起要把她们全都救出去的时
候,这个女人的眼神之中立刻闪过一丝刚毅,而且一路上她
也比另外三个女人更平静,还帮了他不少忙。

  索菲看上去最小,不但样子娇小,胆子也小,说话也是
细声细气的,她的妈妈也差不多,是个娇小柔弱的小女人,
从被救到现在很少说话。

  同样娇小的还有金妮的妈妈,不过她的气质和女儿却有
些不一样,金妮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但是金妮的
妈妈给人的感觉却很清纯,就像是传说故事 面的精灵。

  真正的妖精应该是梅丽莎的妈妈,这个女人一颦一笑都
充满了味道,她并不是四个女人 面最漂亮的,年纪也比其
他人稍微大一些,但是她却很勾魂。

  当她们四个脱光了衣服、肛门 面插上了尾巴在地上爬
的时候,看不出有多幺出众,现在穿上了衣服打扮起来之
后,才显得出她们各自不同的风味。

  看到四个女人犹豫不决的样子,利奇完全可以猜到她们
顾虑些什幺。

  他知道自己劝不了,也没办法劝。

  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转身离开,没有他在
场,她们四个人的感觉或许会好一些,或许自己慢一点再直
接进去,不过也有可能她们会转身离开。

  第二个选择就是他先进去,然后上楼把女孩们叫下来,
就算她们四个想逃,女孩们也肯定追得上。

  犹豫了一下,利奇最后还是决定选择保险一些的方法。

  将雨伞收了起来,利奇逕自进了门,他看似走得并不是
很快,其实却是脚尖用力,轻轻一点就是两三级阶梯,很快
就上了楼。

  他甚至连打开楼梯口那扇铁栅栏门都感觉费时,直接拔
出腰际的军用匕首猛地一挥,直接将闩锁斩断了。

  开门同样是用暴力的方法,用力一推,门锁就飞掉了。

   面的女孩全都吓了一跳。等到她们看清楚来的人是利
奇,这才鬆了口气。

  「快,我把你们的妈妈救出来了,她们就在下面,不过
她们全都出了点事,你们快把她们带上来。」利奇飞快地说
道。

  女孩们一愣,等到她们明白过来后,立刻大叫着沖了出
去。

  只有伊莎贝拉和她的弟弟妹妹们留在房间 面,因为她
已经没有父母了。

  看到伊莎贝拉异常失落的站在那 ,利奇快步走了过去
把她搂在怀 ,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放心,你还有
我呢。」

  等到伊莎贝拉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他从口袋 面掏
出了一叠钱塞到她的手 :「这是给你的,万一我出了什幺
事,你也可以靠这些钱支撑一段时间,省着点用,应该足够
支撑三、四年,到了那个时候,你的弟弟已经长大了,可以
负担一部分生活压力。」

  利奇并不是故意要引伊莎贝拉伤心,而是这一次的经历
令他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在战争中,就算是强悍的王牌骑士
也很容易被杀。

  伊莎贝拉原本就很伤心,听到利奇这样一说,顿时呜呜
哭泣起来。

  与此同时,窗外也传来了哭泣声,看来那些女孩们已经
见到她们的妈妈了。

  利奇突然想起一件事,此刻的卡洛琳可没有人安慰,因
为她的妈妈已经死了。

  卡洛琳和伊莎贝拉不一样,她一向都是天之骄女,就算
在玫瑰社 面也是首领的地位,她又没有兄弟姐妹需要操
持,完完全全是孤家寡人了,现在突然间变得比伊莎贝拉还
要凄惨,这巨大的落差很可能会让她想不开。

  「最近这段时间最好注意一下卡洛琳的情况,她的处境
比你还要糟,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怕她想不开,会自
杀。」

  听到利奇这样一说,原本感觉自己非常可怜的伊莎贝拉
居然停止了哭泣,这或许是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还不是最可
怜的人,至少她还有弟弟妹妹。

  伊莎贝拉收住了哭声,那边却哭得更起劲了,而且哭声
渐渐传了上来。

  利奇一琢磨,自己最好也别在这 待着了,虽然他很期
待着四对母女一起上的场面,想看看女孩们在自己的妈妈面
前能不能放得开,更想看看女孩们的妈妈在女儿面前又是怎
幺一番模样,会不会像在那座营房 面一样淫蕩风骚?不过
现在绝对不是好时机,至少要让四对母女倾诉离别之苦,让
她们哭个痛快才行。

  「我去配两副门锁,刚才急着进来,把门锁全都弄坏了,
你去把钱藏好。」利奇在伊莎贝拉的耳边低声吩咐道。

  伊莎贝拉答应了一声,带着弟弟妹妹朝着楼下走去。

  利奇也下了楼,走到半路就看到女孩和她们的妈妈正往
上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哀伤和喜悦相互交织,只有卡洛
琳失魂落魄地走在最后面,和其他人保持着距离。

  利奇一边和女孩们打招呼,一边说:「我去换门锁,还
要配几副钥匙。」

  说着他转到了卡洛琳的身边,低声安慰道:「放心,你
不是孤单一人,你还有朋友,还有我呢!」看到卡洛琳没有
什幺反应,他想了想,很快就有办法了:「你肯定还有亲戚
吧,告诉我,我帮你找,这样你就不孤单了。」

  果然这招有效,原本卡洛琳的眼神黯淡无光,听到这话
后一下子有了神采。

  「我有一个姑姑,嫁给了姓文森特的富商,那个人好像
是作木材生意的,我还有一个远房婶婶住在裴内斯,以前我
的父母带我去看过她,她挺喜欢我的。」

  利奇点了点头,这两个人的情况虽然都不太清楚,不过
有了这些线索慢慢查,或许能够查到,反正他只是为了给卡
洛琳一个安慰,并不是真得一定要找到那两个人。

  把卡洛琳安抚好后,利奇在门口拿了一把伞,打伞出了
门。

  想要弄个门锁实在太容易了,他随便找了一个金属物资
回收仓库,从那些空房子拆下来打算回炉的金属物品全都堆
在这 。

  他和看门的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到 面去挑了。

  下雨天,金属物资回收仓库 面也是湿漉漉的,空气之
中散发着生 和发霉的味道,这 的东西堆得乱七八糟,而
且大部分都是损坏的。

  翻了半天,他总算是找到了两副看上去颇为不错的半新
门锁,利奇回到了看门人那 塞了两张钞票给看门人,然后
把门锁的钥匙给了那个人。

  「我要配十二把钥匙。」利奇算着人数说道。

  数量有些多,不过那个看门人根本不会在乎,反正钥匙
的粗胚和做钥匙的工具全都是公家的,但赚来的钱却是进入
他的荷包。

  十二把钥匙要全部配好需要好几个小时,利奇可不想在
这个满是垃圾和废品的地方等那幺久,他和看门人打了个招
呼,约定三个小时之后再来拿,就离开了。

  打着伞从金属物资回收仓库出来,利奇琢磨着要到哪里
去?三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城 其实也没地方可去,这座城现在成了一座巨大的兵
营,他可以去的地方除了女孩那 ,就只有营地和自己家
了。如果现在回家的话,三个小时绝对不够。

  突然他想起了一个地方,他已经很久没有去黑市了,自
从格拉斯洛伐尔被围之后,黑市就一直关着。反正没事可
做,利奇乾脆往那 走去。

  穿行在一条条小巷之间,这糟糕的天气让利奇有些着
恼,旧城区年久失修,道路坑坑洼洼满是水塘,他虽然穿着
长筒靴,却也被溅起的水花沾湿了裤腿。

  幸好黑市离得也不算太远。

  一进那条小巷,利奇就愣住了,黑市的门居然开着,他
原本并没有想过会有收穫的。

  那是一扇两米多高的黑漆大门,此刻打开了一半,从门
传来「喀喀」的声响。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矮胖子在桌上剁
猪肉,声音就是剁肉时发出的,那肉看上去很新鲜。

  「和外面又联繫上了?」利奇随手将雨伞收了起来,然
后走到桌前问那个矮胖子,这个家伙虽然其貌不扬,却是一
个神通广大的人物,搞黑市可不是容易的事,人脉、货源、
资金一样都缺不得。

  矮胖子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一刀下去差一点剁到
手,他正想要破口大?,看到是利奇,立刻把话收了回去。
能够做这种买卖,除了要神通广大,还必须消息灵通,要不
然钱不但赚不到,还可能会把命赔上。矮胖子知道利奇是干
什幺的,甚至还知道利奇就是那个午夜刽子手,不过他也知
道利奇并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这些事。

  「哎呦,是你啊!你来得真巧,这肉不错吧,要不要来
两条?」

  利奇当然不会拒绝,但他也没有多要,因为这样会让矮
胖子难做,现在这个时候有钱也没地方买东西,矮胖子已经
很给他面子了。

  既然连猪肉都有了,肯定也有其他东西,于是利奇在黑
市转了一圈。

  这地方就只是一幢破落的楼房,地方挺隐蔽的,而且四
周的小巷四通八达,所谓的黑市就在一楼,楼上除了他们自
己,谁都没有上去过。

  在一楼的一角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整整齐齐放着十几
只瓷碗,每一只碗 都有点东西,不是一把青豆,就是一小
块火腿,或者是一条腊肠。

  这些全都是样品,也是黑市 面有的东西,想要的东西
看了样品之后告诉老闆数量,自然会有人把东西拿来。利奇
点了一大堆的货色,差不多每样都买了一些,这种机会难
得,谁知道货能够供应多少时间?说不定明天黑市就关闭
了。

  趁着老闆让人拿东西,利奇又问了刚才的问题。

  老闆也没有隐瞒,他知道利奇这种身份的人迟早也会得
到消息。

  「我听说增援的人马已经到了,足足开过来六支兵团。」

  利奇一愣,不过他马上就想到,这段时间敌人不要命地
进攻显得很不正常,看来对方早就知道这边增援的人马快要
到了,所以想在增援到达之前有所进展。

  得到这样的消息,利奇就不得不回营地一趟了,他要把
这个消息告诉莉娜才行。

  这两天营地的大门全都关着,除了诺拉,其他人全都躲
在兰蒂的房间 面疯狂淫乱,外面就算有人敲门也肯定听不
见,所以莉娜什幺事都不知道。

  先把钱付了,利奇打伞出门,他信得过这个黑市老闆,
付了钱之后,东西就属于他的了,用不着担心矮胖子不认
帐,也用不着担心有人会买走他的东西,因为矮胖子的信用
一向不错。

  回营地没有花多少时间,利奇把自己刚刚打探到的事和
莉娜一说,莉娜立刻跑了出去。莉娜的耳目一向灵通,平时
打探消息顶多半个小时,但是这一次时间却很长。

  不过她回来的时候,手 却是大包小包拎着很多东西。

  这些全都是盒子,很大很整齐的盒子。

  把其中的一堆盒子扔到了利奇的面前,莉娜很高兴地说
道:「晚上八点有个舞会,我带你去长长见识。」

  利奇一愣,不过他马上兴奋地叫了起来,也因此他对于
手上的纸盒子突然产生了兴趣。三两下把外面的包装撕开,
打开一看, 面居然是一件非常漂亮带着花边衣领的衬衫,
还配上了玫红色的领结,他立刻猜到其他的盒子 面是些什
幺了。

  打开另外一个纸盒子, 面果然如同他想像那样是一件
宝蓝色的西装,料子是丝绸的,钮扣金光闪闪。

  利奇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价格不菲,但莉娜不在乎花钱,
而且她的眼光极好,买东西总是挑最好的。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幺形容自己的心情。

  「没必要激动成这样。」莉娜笑了笑:「这些东西又不
值几个钱,可惜兰蒂不喜欢这种东西,我原本也打算替她準
备一份的。记得晚上六点左右回来,最晚别超过六点半,穿
这东西挺麻烦的,还要整理髮型之类,事情一大堆。」她拍
了一下利奇的后背:「现在你去玩吧,不过在走之前把这些
东西都搬回房间,别放在地上,你的那个房间没有铺地板,
扔在地上会受潮。」

  利奇不记得自己是怎幺走出来的,他的心 充满了兴
奋,兴奋的心情让他差一点忘记放在黑市的那些东西。

  幸好最后他还是记了起来。

  从黑市老闆那 拿了他买的食物,然后回了一趟金属物
质回收仓库,从看门老头那 拿了钥匙,利奇又匆匆回到女
孩们的身边。

  这一来一回将近三个小时,一屋子大大小小的女人当然
不可能一直哭三个小时,等到利奇上楼的时候,已经听到
面的笑声了。

  这些笑声都很轻,刻意压得很低,还带着一丝暧昧的感
觉。

  利奇当然不会管这些女人到底谈论些什幺,他从自己的
妈妈、玲姨和表姐的身上就已经认识到了一件事,女人远比
男人肆无忌惮得多。

  打开门一看,所有的女人全都在这 ,就连伊莎贝拉和
卡洛琳都在,两个人互相偎依着,同病相怜的她们看上去比
其他女孩要亲密许多。

  让利奇瞪大眼珠子的是,四个女人居然都一丝不挂,还
全都蹲着。

  看到女人们两腿之间滴滴答答往下滴落的黏液,利奇立
刻猜到了原因。

  这应该是经常注射那种药剂的后遗症。

  嘉利和诺拉只是被注射了一次,症状就已经非常明显
了,她们俩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乳头和阴部摩擦衣裤都会
让她们产生强烈的反应,更别说是这四个女人。

  利奇从她们的嘴 听说,她们之中梅丽莎和索菲的妈
妈,一个非常识时务,一个性情软弱,早早就屈服了,所以
还好一些,只是被注射了六次那种药剂。

  金妮的妈妈一开始抵抗过,所以吃了一些苦头,一下子
就被注射了三次那种药剂,差一点把她弄疯。

  艾米丽的妈妈苦头吃得最大,她的性格比较强硬,所以
被专门关照过,注射的次数比其他人多,而且每一次都是双
倍的剂量。

  所以她们就算不动,衣服对敏感部位的压迫也会让她们
觉得非常难受。

  女人一旦屈服,转变绝对会让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完全
无法相信,就像现在,艾米丽的妈妈顺势一趴,朝着站立在
门口的利奇爬了过来,她的眼睛 面水汪汪的。

  就听到身后有人轻声一歎,歎气的人是梅丽莎的妈妈,
这个妖媚的女人做出决定的速度同样不慢,她紧跟着也爬了
过来。

  这两个女人和她们的女儿一样都聪明过人,当然一眼就
看出利奇和自己女儿之间的关係,偏偏她们自己现在的体质
变成了这样,根本就离不开男人,而且还必须是骑士,因为
普通的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她们。

  这样算下来,利奇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母女共侍一夫,而且还要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淫乱,
这些女人还都是女儿的朋友和女儿朋友的母亲,这绝对是一
份非常沉重的心理负担。

  与其强忍着承受这份心理负担,最后让女儿因为心理上
的阴影而看不起自己,还不如趁着刚刚见面,乾脆就把最低
贱最淫蕩的一面显露出来。

  这样女儿的心 就算有点不满,也会因为同情而将这丝
不满克制下去。

  这两个女人并不担心,时间久了女儿会改变看法,给她
们一个星期的时间,绝对有把握把所有的人全都拉下水。到
时候门一关,大家都只是这个大男孩的宠物,都是他私有的
美女犬,谁都不会再看不起谁。

  既然是故意这样做,这两个女人自然表演得特别卖力。

  非常熟练地用嘴巴帮利奇把裤子脱了下来,两个女人一
个叼住利奇的龟头,一个衔住利奇的睪丸,就开始口交。

  做这种事的时候,两个女人立刻显露出完全不同的风
格。

  艾米丽的妈妈非常专注,她的技术绝对没得说,不但这
的女人都比不上,就连莉娜也只能甘拜下风。

  利奇隐约感觉到,只有诺拉有能力把这个女人比下去,
不过他没有试过让诺拉帮他口交,所以这只是一种猜测。

  梅丽莎的妈妈技术确实差得远,不过她口交的时候眼睛
总是看着他,时刻关注着他的反应。

  这个女人察言观色的本领绝对一流,她总是可以将力度
控制得恰到好处,让他感觉到很舒服很爽很刺激。更妙的
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像是活的一般,轻轻一瞥都能够勾人魂
魄,让人心神蕩漾。

  突然利奇想起,这个女人和他的妈妈以及玲姨都是同一
个学校出来的,看来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溜进那个学校
看看,研究一下,到底是什幺样的教育能够教育出一批这样
的女学生。

  「哦......太舒服了......英格瑞,你再用那招。」利奇舒爽
地叫了起来。话一出口他才感觉到不妙,并不是因为太放肆
了,因为都到了这个份上,谁还会在乎这些?

  他真正担心的是,他家就在隔壁,现在老妈、玲姨和表
姐说不定就在阁楼上听着呢。

  就在他琢磨着万一被发现怎幺办的时候,艾米丽的妈妈
已经将身体翻了过来,她知道利奇说的是哪一招。

  梅丽莎的妈妈夏娅早已经让到了一旁,她也知道英格瑞
的那招绝招,尝过这招的男人终身难忘那种刺激和美妙。

  以前在那座大营房 面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在乎,但是
现在她的心底却升起了一丝妒忌之心。她不甘示弱,连忙转
到了利奇的身后,轻轻舔舐着利奇的肛门,英格瑞有绝招,
她同样也有。

  这一切当然也被英格瑞看在眼 ,她有些委屈,这样居
然也会引来嫉妒心,这绝对是她想不到的,但她又不能停
下,只能将那硕大的性器一寸寸地吞下去,最后连睪丸也不
放过。

  英格瑞的喉头用力地一收一放,她的舌头也异常灵活地
舔动着,这招会让男人感到非常舒服,等于是在对性器进行
按摩,附带效果是让男人的性欲变得更加旺盛。

  这样做了五、六分钟,英格瑞就感觉这根硕大的性器变
得更粗更长了,不过利奇一点都没有拔出来的意思,反而享
受地趴在她的身上。

  英格瑞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接下去时间会很长。

  看到妈妈这模样,艾米丽早就不敢看了,她的心底有一
丝羞愧、有一丝恼恨,不过更多的是悲伤。她听妈妈提起来,
在敌人营地 面被轮奸、被注射淫药、毫无尊严被当做美人
犬来养的经历,只听到一半时她就再也听不下去了,现在又
看到这样淫靡的场面,她绝对没有办法再忍受。

  就在艾米丽想要做点什幺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旁边的
人一把抱住了她。

  转头看去,抱住她的是梅丽莎,梅丽莎的脸涨得通红,
眼眶 面转着泪珠,显然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听到梅丽莎用极低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别做
傻事,这样最好,从今往后把一切的苦都当作是甜来品尝,
懂了吗?」

  艾米丽很聪明,用不着多想就明白了梅丽莎的意思,她
咬着牙点了点头。

  而此刻的利奇正沉醉在从来没有过的享受之中,英格瑞
的深喉已经让他爽得不得了,没有想到夏娅居然在后面用毒
龙钻。

  各种做爱的技巧 面,刺激程度排名前三的肯定有毒龙
钻。这招想要玩得好,首先舌头要长,夏娅这个女人的舌头
绝对很长,真是名副其实的长舌妇。

  利奇感觉浑身的毛孔一个个都打开了,那舒爽的感觉从
睪丸和肛门的部位缓缓扩散开来,迅速散遍全身。

  另外两个女人终于熬不住了,她们俩感觉一阵邪火从下
腹窜了上来,邪火烧到的地方就是一阵难以忍受的恶痒,特
别是下阴的部位。

  两个女人也爬了过来。

  她们已经习惯了这样做爱,当美女犬的这段经历在她们
的精神上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两个女人同样伸出舌头,
在利奇的身上舔舐游走着,她们那下意识不停摇动着的臀
部,让利奇感觉到血脉贲张。

  他终于承受不住诱惑了,身体往后一缩,将性器从英格
瑞的嘴 退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克丝琴娃的腰,将她转了
过来,然后用力一挺,将硕大的性器深深插入了这个女人的
身体之中。

  利奇会选择这个女人是有原因的,这个女人最漂亮,她
比这 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三分,同样也比小队的那些女
骑士漂亮,绝对是他所看过的第一美女。

  这个女人的气质也好,她给人的感觉是纯洁,哪怕是现
在这样,仍旧让利奇感觉到不忍亵渎,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在营地他和四个女人做爱的时候,唯独对她特别的小心,不
敢怎幺用力,也没有玩什幺花样,只是抽插了百来下,这还
是为了暂时解去她体内的淫毒,让她能够站起来走路。

  但是现在他要玩个爽快,让这个女人彻底屈服在他的肉
棒之下。

  一插进去利奇就用力往前顶,龟头在柔软的阴道底部碰
到了一张娇嫩的小嘴,他又用了点力,龟头一下子顶进去许
多。

  他早就发现了,只要是被注射过那种药剂的女人,子宫
口就特别软,做爱的时候会像一张小嘴似的,轻轻嘬着他的
龟头,而且阴道壁也特别多褶,刷得他的阴茎非常舒服。

  这当然不可能是天生的,应该是注射了药之后而被改造
成了那样。

  这并不完全是为了情趣,这种改造也是必须的,没有这
样的改造,普通的女人根本就承受不住骑士的性欲。

  利奇用力抽插了起来,每一次他都一顶到底,好像要把
这个女人的子宫穿透一般,他的手也一点都不閑着。

  在兰蒂那 的时候,女骑士们大多不允许他这幺做,就
算允许,也是在疯狂和淫乱到顶点的时候才偶尔会解禁,但
是在这 ,所有的规矩都由他来定。

  他的手是一双魔手,随着斗气越修越高,技巧也越来越
高明,用斗气直接刺激女人性感带的神经末梢所产生的刺激
感,远比透过抚摸揉搓产生的刺激强烈几百倍。

  以前他一直都以为只有他有这种本事,这种斗气的运
用,明显是那种异想天开的偷天诀独有的效果。不过在河
和诺拉做过爱之后,利奇已经知道会这手的并不是只有他一
个,诺拉也会,而且比他更加高明。

  一想到这些,利奇不由得加快了动作,他不但将斗气聚
拢在手指尖端,还试着将斗气传输到性器之上,他想试试能
不能用聚集在性器上的那一丝斗气,直接刺激女人性感带的
神经。 面可要比外面敏感许多,而且 面到处都是性感带。

  这绝对不是他的猜想,因为诺拉就能够做到。事后回忆
起和诺拉的那次做爱,那时候的快感太强烈了,强烈得近乎
邪门,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性爱技巧。

  「啊......啊......呜呜......」金妮的妈妈忍不住大声呻吟起
来,不过集中营 面的那段经历已经让她养成了习惯,再刺
激也不敢发出声音来,因为她们是美人犬,而不是人,发出
声音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她一低头把拳头合在了嘴
,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只听到一阵扑哧扑哧的声音传了出来,她的体内涌出了
大股大股的黏液,在双重刺激下,她已经高潮了。

  这些女人都很容易高潮,不过她们也很容易恢复,这也
是那种淫药改造之后的结果。

  利奇抽插的越发快速,他的阴茎每一次拔出都带出大量
的淫水,这些淫水已经濡湿了克丝琴娃的双腿,连她的臀部
都是湿亮亮的。

  看到这一幕,女孩子们个个面红耳赤,不过在羞怯之中
还带着深深的惊诧,她们都是利奇的女人,都和利奇做过
爱,非常清楚利奇的厉害,刚才那番抽插已经让她们感觉惊
心动魄,现在这样更是难以想像。

  利奇用最快的速度抽插着,高速的抽插将克丝琴娃身上
的软肉激得如同波涛一般,肉浪一阵接着一阵,这种疯狂的
抽插直到这个女人渐渐安静下来、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这
才结束。

  放倒金妮的妈妈,利奇一把揽过英格瑞,这个女人才是
他的最爱。

  在英格瑞的股间摸了一把,果然那 早已经是泥泞一
片,利奇从克丝琴娃这个小女人的体内退了出来,然后塞进
了英格瑞的身体。

  英格瑞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任
何一个女人被利奇那根大东西突然捅进来,都会感觉有些难
受。

  反倒是在一旁看着的艾米丽浑身一紧,她的心中既紧张
又痛苦,但是除了这两种感觉之外,她的心底居然还有一丝
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自己也不知道期待些什幺。

  利奇已经开始抽插了,对于英格瑞那如同活了一般的小
穴,他实在是很感兴趣,所以和刚才不同,他居然放慢了速
度,这是为了让享受的时间长一些。

  ※※※※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友情链接